降幅为80.84%

  这个暑假最受瞩目的电影恐怕就是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了,从7月26日上映至今已经收获了49.14亿票房,近日,《哪吒》密钥第二次延期至10月26日,估计到时票房很可能会突破50亿。在《哪吒》火爆的同时,衍生品却并没能跟上脚步。

  一般来说,电影上映前后一至两个月是衍生品销售的最佳时期,而直至7月31日光线传媒迫于盗版猖獗的压力还曾公告称“并未授予版权”,不过得益于《哪吒》热度的持久性,姗姗来迟的“周边”、“潮玩”和“手办”三个官方衍生品众筹项目还是后来突破了1468万,截至9月16日,其中仅官方授权手办这一个众筹项目的金额就超过了1300万。

  但从《哪吒》的遭遇也暴露出我国目前衍生品行业的诸多问题,要么缺乏IP或是IP太过低幼,要么有了IP但衍生品项目策划又严重滞后,巨大的市场空缺白白让盗版钻了空子。

  作为A股规模最大的衍生品设计销售公司,《哪吒》遭遇的问题奥飞娱乐(002292.SZ)自然也是一个都没逃过。

  奥飞娱乐的主营业务分为衍生品设计、生产及销售,内容创作与管理,婴童用品,电视媒体和互动娱乐业务等板块,看起来从内容创作到各种类型衍生品销售,奥飞娱乐打通了全产业链。

  2019年上半年,奥飞娱乐玩具销售、影视和游戏等IP衍生业务收入分别为6.13亿、2亿和4120.19万,合计占总营业收入比重62.83%。猫妹曾在《被“哪吒”们抛弃的长城动漫》中就提到过,在现如今的衍生品市场中“玩具”是最主要的衍生品,奥飞娱乐的收入构成也是如此,玩具销售收入独占总营收45.08%。

  衍生品即是从主IP衍生出的周边、潮玩等,而IP才是衍生品市场存在的真正核心。目前奥飞娱乐拥有“超级飞侠”、“萌队小鸡”、“铠甲勇士”、“巴啦啦小魔仙”、“小猪佩奇”和“海绵宝宝”等原创及授权IP,动漫玩具业务则以“奥迪双钻”品牌为主,依托上述品牌开发生产变形玩具、人偶、装备、陀螺、悠悠球以及四驱车等玩具。

  虽然奥飞娱乐还在不断开发着新的动漫IP,但目前看来变现能力最强的还是“超级飞侠”,于是除了玩具销售,奥飞娱乐还通过合作建设主题乐园以及运营舞台剧等方式“消费”着这一IP。

  另外,奥飞娱乐还运营着有妖气原创漫画梦工厂(以下简称:有妖气),平台拥有“十万个冷笑话”、“镇魂街”、“雏蜂”和“端脑”等原创动漫IP,而这类IP则通过授权最终向动画、电视剧、电影和游戏等方向开发。

  目前,“十万个冷笑线亿票房,“镇魂街”和“端脑”近些年也分别开发了动漫和线年预计都将有新番或是电影上线。

  不过,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IP续集的推出,非但没有将IP的热度推向更高潮,还导致口碑的不断下滑。“十万个冷笑话”系列动漫的豆瓣评分却从8.1分一路跌至6.1分,而另一主要IP“超级飞侠”虽然降幅微弱,但也隐约有同样的趋势。另外,“镇魂街”和“端脑”改编的影视作品评分也远没有动漫高。

  其实,奥飞娱乐这种制造IP、开发周边衍生品、排演舞台剧以及建设主题乐园的发展套路和迪士尼几乎一模一样,而奥飞娱乐没有能匹敌迪士尼的影响力,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IP,一方面IP并不适合全年龄层人群,受众过于狭窄,但低幼不是罪,更主要的是IP相互独立,资源有限,于是又相互制约。

  迪士尼、漫威等系列IP能形成“宇宙”,正是由于IP间的相互联系,奥飞娱乐也承认新IP孵化蓄力时间较长,再加上原有IP又面临口碑困境,想出圈也不容易。

  除了玩具衍生和影视化,开发游戏也是一条不错的衍生路径,不过奥飞娱乐却在此遭遇了“滑铁卢”。

  2018年奥飞娱乐归母净利润亏损16.3亿,同比下降1908.72%,主要原因是一次性计提了14.95亿资产减值损失,其中9.44亿为商誉减值,占比为63.14%。

  日前,在回复深交所关于年报的问询函时,奥飞娱乐详细说明了相关商誉减值情况,受到游戏版号暂发影响,对爱乐游、上海方寸、四月星空和广州卓游分别计提了2.07亿、2.8亿、3.8亿和3918.39万商誉减值,而广州位面、上海星落和深圳战艺则由于核心团队解散而被全额计提商誉减值。

  事实上,奥飞娱乐旗下的这些游戏公司沦落至此实在不能全都怪版号暂发,从回复来看,爱乐游此前主要运营手游《雷霆战机》,2014-2016年间,活跃用户早就从1.08亿下降到2133.67万,降幅达80.32%,充值流水也从16.91亿下降到3.24亿,降幅为80.84%,上海方寸主要运营手游《怪物联盟》系列和《魔天记》,其各项数据也有相同的变化趋势。

  其实,就算没有版号暂发的影响,上海星落唯一收入来源靠《电竞经理人项目》手游,广州位面唯一收入来源靠《最终契约》手游,深圳战艺则开发着电脑端游戏,各自为营,与奥飞娱乐的IP阵营格格不入。

  而“受灾”范围还远不止于此,真正与奥飞娱乐的动漫IP相关的游戏公司大多也难以为继。

  研发“铠甲勇士AR”的上海翻翻豆由于产品未能通过客户验收,资金无法支撑运营而解散。开发“镇魂街”手游的广州雷神也由于游戏测试数据表现不理想,且短期内无法获得游戏版号而最终导致资金无法支撑日常运营,两年亏损2052.75万。

  而上海哈邻则押宝“十万个冷笑话”手游,与电影《十万个冷笑线》同期推出同名手游,本想靠IP翻身却由于游戏上线后流水未达到预期,加之暂发版号缺乏收入来源,最终面临破产清算。

  目前,看起来稍微好一些的游戏项目也就是《超级飞侠》系列,以及背靠腾讯的《雷霆战机》,其余游戏在Apple store都无法找到相关软件。

  影视化和综艺化说到底还是在加强IP的影响力,在开发游戏频频失利的情况下,玩具销售依然是奥飞娱乐主业中的主业,于是,新的利润增长点自然还是要回归玩具。

  前两天猫妹刚刚写过一篇《能让60岁玩家一年消费70万,多家上市公司入局“盲盒经济”》,瞄准众人好奇、猎奇心态而诞生的盲盒,成年人尚且抵抗不了它的“魅力”,小朋友们恐怕沦陷的更快,想想小时候收集过的方便面套卡,也就能预见这一市场有多大了。

  在2019年半年报中,奥飞娱乐首次提出要进行盲盒、潮玩手办等方面的新尝试,依托《超级飞侠》、《镇魂街》等大热IP,毕竟现在“超级飞侠”的玩具周边就已经有庞大的市场,再上盲盒的属性加成,估计又是一场“腥风血雨”。

  不管是《哪吒》还是奥飞娱乐,衍生品在我国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可能就是盗版侵权,《哪吒》大火之后,公仔、劣质手办、手机壳以及各类印花服饰等,粗制滥造的盗版周边迅速出现,而直到8月,光线传媒才匆匆练手摩点以众筹的方式开展衍生品项目,手办等精致物件预计要到2020年4月才能发售,时间上与盗版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。

  而奥飞娱乐也是深陷其中,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奥飞娱乐共涉及2834件诉讼案件,其中1311件诉讼与“著作权属、侵权纠纷”有关,仅9月就有71条相关诉讼信息,而目前还有15起“侵权纠纷”开庭公告。

  盗版猖獗可以说是整个行业都不得不面临的问题,但却不是奥飞娱乐唯一的问题,IP口碑下降,衍生品开发失败,如何才能走的更远,实在值得认真思考

  这个暑假最受瞩目的电影恐怕就是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了,从7月26日上...

  您需要办理贷款业务吗?您最近还有购房意愿吗?您要买保险吗?在日常生...

  广播电视总局微信号9月17日发布:国家广电总局办公厅关于做好庆祝新...

  9月3日临近收盘,港股教育股突然纷纷跳水。天立教育领跌整个港股教...

  团结带领广大文艺工作者努力创作出无愧于时代、无愧于人民、无愧于民族的优秀作品